福彩极速快3官网

首頁> 一帶一路研究中心> 中方視角

中方視角

“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和意義

時間: 2014-12-11     作者: 郭憲綱    責任編輯: 李敏捷

郭憲綱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一帶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20139月和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亞分別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21th-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 )倡議(Initiatives),簡稱為“一帶一路”(The Belt and Road)倡議,并寫入了中國共產黨十八屆全會文件。

“一帶一路”涉及60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東南亞11國、南亞8國、俄羅斯、蒙古、中亞5國,其他獨聯體6國、西亞北非16國、中東歐16國。這60多個國加上中國占世界陸地面積30%,人口的60%GDP30%。因此,“一帶一路”倡議涵蓋的區域十分廣闊,構想宏偉。中國在實施“一帶一路”倡議中不干涉地區國家內政,不尋求勢力范圍,不追求勢力范圍,不追求主導地位,要在亞歐非實現互聯互通:即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一帶一路”不建立新的組織或取代現有的地區合作組織,如上合組織,而是在現有的合作基礎上升級。

“一帶一路”倡議引起相關國家的高度關注,周邊國家大部分都表示支持。俄羅斯最初有疑慮,但中國與俄羅斯溝通后,俄羅斯打消顧慮,表示希望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俄羅斯在遠東的兩條鐵路相連接。美國也不反對,甚至歡迎與美國的“新絲綢之路”計劃對接。蒙古也希望“一帶一路”能與蒙古的“草原之路”銜接。

當下,“一帶一路”倡議已成為國際社會熱議的話題,尤其是對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原因議論很多,有些人士疑慮崛起的中國要通過“一帶一路”控制亞洲的經濟,將美國擠出東亞。這種觀點實際上還是沒有擺脫傳統的思維模式,仍然以舊的眼光看待“一帶一路”倡議。

那么,中國為什么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為何以絲綢之路來命名這一倡議,原因很簡單,因為古代絲綢之路的精神是和平友好、包容開放、互利共贏、互鑒互助。而在當前,中國要進一步開放,與其他國家和地區實現共贏,建立和諧世界,就需要付諸行動。“一帶一路”的倡議就是最重要的舉措。當然,這是前人所沒有走過的路,是一條探索之路。具體言之:

一是為了打破“國強必霸”的魔咒。人類歷史上,一條鐵律是新興大國和守成大國或遲或早必然發生戰爭,他們的關系是零和游戲,無一例外。因此,隨著中國的崛起,關于中國力量上升后要控制亞洲、非洲,乃至全球,要與美國必有一戰的說法甚囂塵上。任憑中國反復表示要建立和諧世界,中國要與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系,并與周邊國家和睦相處,但這種中國要主導世界論調還是不絕于耳。看來,人們已經習慣了舊的思維方式,改起來難度相當大。

面對這種思維定式,除了在外交上,在雙邊和多邊的國際舞臺上解釋中國的和平愿望外,采取行動改變這種傳統思維模式是十分重要的。“一帶一路”就是要建共贏之路、共同發展之路,要帶動周邊地區共同繁榮。中國要以這種造福于地區和世界的行動打消國際上對中國發展的重重疑慮。

二是穩定周邊的需要。中國周邊長期處于動蕩不安。恐怖主義在西亞、北非、南亞十分猖獗,攪得民不聊生,難民巨增,流離失所,人民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這股極端勢力還向中亞、俄羅斯和我國西部滲透。上述地區大多貧窮落后,有利于恐怖主義繁衍。所以中國要幫助他們擺脫貧困。先修路,搞貿易,互通有無,帶動當地經濟發展。

三是亞洲和非洲和平發展和復興的需要。亞洲和非洲在近代受到西方列強的侵略和殖民統治,獨立后經濟長期處于落后狀態。近來,亞非地區經濟發展勢頭喜人,但畢竟基礎較差,需要加強合作實現復興的目標。中國與亞非其他國家人民的命運相同,屬于同一命運共同體。中國不僅自己復興,而且要帶動整個亞洲和非洲復興。亞洲和非洲發展起來,中國的復興和繁榮才可以持久。

四是推動中國自身的發展需要,特別是中國中西部的發展需要。改革開放30 多年的快速發展后,中國經濟成就很大,但不平衡。中西部占中國面積的80%,人口的60%,但GDP不到全國的3分之1。這需要在新一輪對外開放的大環境中解決,具體而言就是要充分發揮中西部自身優勢,利用與鄰國交往的便利優勢,互通有無。

五是亞洲區域合作的需要。亞洲區域合作組織很多,但泛亞合作沒有實質進展。合作水平也不高:歐洲內陸運輸條件很好,跨境沒有關稅和路費,物流成本很低,只占整個生產成本的5%,最多不超過8%。而亞洲要高得多,占到30%40%左右,跨境的要超過40%。一個集裝箱從上海海運到伊斯坦布爾不到3000美元,但是走陸路運輸要8000多美元,原因是基礎設施差、關卡太多。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絕非宣傳,而是基本具備了實施的經濟和技術條件:

一是中國的經濟總量已居世界第二,2014GDP突破10萬億美元大關,制造業在2010年就已成為世界第一,外匯儲備雄厚,可為“一帶一路”倡議涉及的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進行投資。據亞洲開發銀行測算,2020年前,亞洲地區每年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需求高達7300億美元。解決這一問題,需要多國共同來解決。中國已表示建立400億美元絲路基金,亞洲投資銀行也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

二是中國的高鐵技術業已成熟,在世界上處于領先地位,且具有價格優勢。要致富先修路,而鐵路是運輸的主要交通工具,橫貫亞歐大陸的鐵路如達到時速200公里以上,時間大大縮短,經濟效益倍增。比如,從上海到鹿特丹空運一個40英寸集裝箱要45000美元,但只需要一天;海運3000美元,需要35天,鐵路運輸按時速100公里15天到達,需要9000美元。如果時速提高到200公里以上,運輸成本可大大降低。

盡管條件具備,但由于“一帶一路”是一條人類所沒有走過的路,會受到許多舊思維、舊模式的干擾,因此,在實施的過程中還需要不斷進行探索,克服困難,走出一條全新的路。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福彩极速快3官网 幸运28外围 刘伯温三肖八码中特 云南11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 瑞典队战瑞士比分预测 赛车极速pk10 新时时中奖方法 时时彩赚钱秘籍 牛牛稳赢公式 重庆时时彩上午几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