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极速快3官网

戚振宏:中國企業“走出去”可能面臨五大考驗

新華思客 | 作者: 新華思客 | 時間: 2019-04-01 | 責編: 龔婷
字號:

       “‘走出去’是中國企業對當前世界大變局的一種應對。應對好了挑戰就變成機遇,應對不好機遇就變成挑戰”。

       在海南博鰲亞洲論壇上,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戚振宏接受思客專訪,針對中國企業走出去暢談獨到見解。

       中國企業為什么需要“走出去”? 可能面臨哪些考驗?目前哪類企業比較適合“走出去”?

       敲黑板,劃重點,和思客君一起來聽企業“走出去”的那些事兒。

戚振宏:中國企業“走出去”是對當前世界大變局的一種反應。新華網記者:陳振攝。


戚振宏:中國企業“走出去”是對當前世界大變局的一種反應。新華網記者:陳振攝。


       思客中國企業為什么需要“走出去”? 

  戚振宏中國企業“走出去”是對當前世界大變局的一種反應。建設中國特色市場經濟,我理解本質上就是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企業應該是市場經濟的主體,我們“走出去”的主體是企業,政府提供鼓勵和支持平臺,企業要自主作主、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擔風險,不僅要遵守中國的法律,也要遵守駐在國的法律,這樣才能做大做強。

  思客“走出去”可能面臨哪些考驗?

  戚振宏:考驗有幾個方面。

  第一是政治風險。目前全球化在一些方面、一些領域遭遇“逆風”,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民粹主義,或多或少會對相關國家產生影響。非經濟問題可能被“政治化”:本來可以“在商言商”,現在卻要“在商言政”,這對“走出去”的企業可能造成干擾。

  第二是經濟風險。經濟風險屬于企業本身風險的范疇。任何買賣都有賠有賺,這取決于企業自身的經營能力、企業戰略、內控制度和管理水平。有的企業開始時能力沒那么強,經歷市場的風吹浪打后,身體越發強壯了,當然有些企業也可能被淹死。這都是符合市場規律的。

戚振宏:非經濟問題可能被“政治化”:本來可以“在商言商”,現在卻要“在商言政”。新華網記者:陳振攝。


戚振宏:非經濟問題可能被“政治化”,本來可以“在商言商”,現在卻要“在商言政”。新華網記者:陳振攝。


  第三是安全風險。當今世界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相互交織,問題比較突出。可預見和難預見的問題不斷增多,變相增大企業的海外運營成本,帶來很大的風險挑戰。

  第四,中國企業國際經驗不足。西方企業的“走出去”,早在殖民時代,大航海時代就已開始了,已經積累了豐富經驗。但中國企業剛剛起步,經驗不足當然會面臨很多風險。對中國企業而言,有些學習過程是必須經歷的,在哪里摔倒就要在哪里站起來,中國企業只有在干中學、學中干,才能不斷走向強大。

  第五,中國企業間無序競爭帶來的風險。中國企業“走出去”之后,有些企業在國內的無序競爭也隨之延伸到國外。這類問題已經存在很多年,現在方方面面都在采取措施,情況已經有所緩解。

  思客:目前看哪類企業比較適合“走出去”?

  戚振宏:“走出去”的既有大企業,也有小企業。大企業船大抗風浪,小企業船小好掉頭;大企業單槍匹馬闖江湖,一人一騎走天涯,既有實力,也有經驗,更有視野,因此大企業愿意“走出去”。

  中小企業“走出去”有兩種形式:“集團出海”和“抱團出海”。我們在海外建了很多工業區,這對推進“一帶一路”對接,助力中小企業“走出去”非常有好處。

  至于企業是不是愿意“走出去”?我覺得這是企業的自主行為。如果市場競爭順暢了,企業自然樂意“走出去”。政府只需打造好平臺,提供好的服務和保障,但去不去要看企業自己的意愿。

       (來源:新華思客,2019年4月1日)


0
福彩极速快3官网 快三如何猜大小单双 亿宏国际是真的吗 最新pt游戏平台 重庆十分彩开奖号码 时彩计划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免费 时时彩开奖视频 体彩软件 手机棋牌游戏赚钱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