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极速快3官网

中歐需要在激浪湍流中相互支持

環球時報 | 作者: 崔洪建 | 時間: 2019-04-02 | 責編: 龔婷
字號:

       當歐洲成為習主席今年首次出訪目的地時,歐盟方面正試圖賦予中歐關系一些新定義并調校其對華政策,中歐關系在新時代的重要性和復雜性同時顯現。在國際格局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革”、中歐關系也正經受考驗時,它依然是最穩定的雙邊構造之一,因此更需要加以維護和促進,也更需要去校正觀念,清晰認識。


讓歐洲糾結的三個問題

       “如何面對一個強大自信的中國”,這是歐洲面臨的第一個問題,而且似乎一段時期以來總是找不到正確答案。

       歐洲面臨的諸多挑戰,使得它對外部環境的變化更為敏感,中國的自信自強和美國的自大、疏離都讓歐洲不適應。但歐洲需要認識到的是,中國將堅持改革開放,但其政治自信和政策自主也在增強,這符合國家發展的一般規律,也符合中華文明自強不息的精神追求。在歐洲大國急欲建設戰略自主、謀求聯合自強時,也應推己及人對中國追求富強的目標和實踐給予足夠的尊重。

       因此,歐洲的對華政策目標從來不應該是試圖阻止中國強大,而應該是在合作中一道進步、共同強大;中歐合作的方向始終都應是在共同強大的基礎上去反對單邊主義,實現國強不霸。在一些國家政治特立、政策獨行的背景下,中歐分別作為世界的重要一極更被推向了前臺,無論是維護多邊主義、改善全球治理,還是維護地區穩定、打擊恐怖主義,都需要中歐義不容辭地承擔起更大責任。如果歐洲堅信自己的承諾,站穩自己的立場,那么在保守還是進步、封閉還是開放兩種力量較量之際,一個強大的中國就可以共同分擔更大的責任,一個強大的中國也將是歐洲更可信賴的伙伴。

       “將中國看作機遇還是挑戰,將合作還是競爭作為中歐關系的主流”,這是歐洲當前想要去解答的第二個問題。

       或許是思維方式的差異所致,這在中方從未成為一個難題,因為機遇與挑戰并存,合作與競爭共生,歷來如此,理當如此。中國不會給自身的經濟科技發展設置天花板,就如同歐洲也要去打造自己的產業體系、提升自己的科技實力一樣。作為全球分工體系的推動者,中方也歷來追求融合式的發展,很早就提出和歐方建立起產學研一體合作的倡議。中國尋求技術領先但不會搞悖逆全球化的技術替代,歐洲不必多慮,也更不必因為有了某種競爭的刺激,就急于想通過其他手段去加以“規范和限制”,這樣下去的結果或許只能是保護落后、助長懈怠。

       “是否要把經濟競爭中中國的政治影響加以突出對待”,這是歐洲糾結的第三個問題。

       中國在歐洲的存在和影響,如同中國在世界其他地區一樣,正在良性增長且難以阻擋,這不應該成為擔心甚至遏制的理由,而是中歐關系新的活力所在。面對內部難題,歐盟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需要對外顯示其團結,但中國不應該成為歐盟對外示強的“標靶”。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與中歐密切合作的經歷相互交織,中歐已經是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體:對中國商品設限最終會損害歐洲消費者的利益,給中國投資添堵最終也會殃及歐洲的經濟繁榮,反之亦然。中國在歐洲的影響力是中歐交流合作的自然結果,而不是中方刻意“改造”歐洲的戰略目標。就如同中國沒有拒絕歐洲有益的發展經驗、從容接受歐洲積極的生活方式一樣,中國的發展經驗、解決方案和生活方式在歐洲也可以被欣賞、接受。

       何況中方在對歐合作中,始終保持著高度的包容性和靈活性,不僅尊重歐方的意愿和實情,也在具體合作中踐行“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中國和意大利在“一帶一路”中的合作就充分顧及了雙方的實際需求,追求互惠共贏而不謀求單方面主導。中方也恪守不干涉內政的外交原則,在歐洲國家政局不穩時沒有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去指手畫腳和說東道西,完全符合歐洲尋求政治穩定、經濟發展和安全鞏固的需要。


錙銖之利與覆巢之痛

       在歐洲輿論中曾一度被炒熱的中國“利用次區域合作分化歐盟”言論,具體所指是中國與中東歐國家開展的“16+1”合作。盡管言之鑿鑿,但至今也沒看到有關方面能提供一個中國“以合作之名行分化之實”的確切例證,但荒謬的觀點流傳,的確消耗了中歐雙方不少的精力。如果非要確認中國在歐洲的影響力,那么這種克制、良性和積極的影響力也是值得珍惜和歡迎的。

       如果說歐洲在發展對華關系上還有所猶豫和糾結,要在“戰略愿景”中刻意去設定中國的“四個形象”,來自其他方面的壓力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在“美國第一,遍地對手”的世界觀中,中歐合作給彼此帶來的巨大利益、中歐由此獲得的更強的競爭力和話語權,顯然不是什么好事。因此一方面對中歐同時施壓,另一方面又利用安全訛詐迫使歐洲“明確對華立場”,給中歐關系平添變數,讓中歐雙方心生齟齬,這很不符合中歐利益,但一定會滿足第三方所圖。在外部壓力下既不隨風起舞也不左右搖擺,這既符合歐洲的戰略利益,也符合中方對伙伴的期待。如果隨波逐流,歐洲或許能求得一時偏安甚至獲得錙銖之利,但隨之而來的多邊體系傾覆、國際規則寙敗將使歐洲難逃覆巢之痛。

       中歐正在通過維持戰略定力、激發合作活力來共同回答國際格局變動提出的大課題。只要中歐能夠在相互信任和包容中共同強大,就能在激浪湍流中相互支撐,國際格局變化就能遠離“退化”的險灘,始終保持正確的航向。

       (來源:《環球時報》,2019年3月29日)


0
福彩极速快3官网 1668开奖现场开奖结果资料6 江苏体彩官方网 新宝6线路登录 福建36选7开奖直播 大佬彩票出不了款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南风彩22选5号码走势图 足彩19072完全数据 陕西11选5遗漏一定牛 广东南粤风采最新开奖结果